首頁 / 不設分類 / 超越藍綠!讓藍綠在臺灣社會可以和平共存 「共融」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的基礎
0005

超越藍綠!讓藍綠在臺灣社會可以和平共存 「共融」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的基礎

 

【記者鄒志中報導】  「我很不喜歡你啊,可是我可以讓你存在;我怎麼看你都很討厭,可是我還是可以跟你合作啊!」臺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出席臺北市青年事務委員會「2019青年美學論壇「斜槓時代的共融臺北」,以「共融」的觀念,從癌症的治療、共融式遊具到政治上超越綠的觀念。柯文哲認為,台灣如果沒有「共融」,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的社會將無從建立,那與共產國家何異 ? 台灣又有何資格批評對岸 ?

柯文哲表示,以前的癌症療法,是一定要切除癌細胞,但是這種療法的併發症及對身體的損害代價太大,最新的共融式癌症療法,是容認癌細存在體內共存,不用完全消滅,只要在適當時機採取化療等,減少它的危害即可;所以在政治上講「共融」,我們在講超越藍綠的時候,不是消滅藍綠,「共融」是讓藍綠在臺灣社會可以和平共存。

不過,柯文哲也表示,「共融」沒有辦法一步成功,所以為什麼講「共融式遊具」,就是不管你是腦性麻痺還是一般小孩子都可以玩,無論老的、小的,所以「共融」是一種概念、「容忍」是自由的基礎,「我很不喜歡你啊,可是我可以讓你存在;我怎麼看你都很討厭,可是我還是可以跟你合作啊!」,所以這是一種「共融」的概念,「共融」沒有了,民主、自由、多元、開放就無從建立,這是很重要的概念。例如今天的題目「臺北你有幾張臉」,如果沒有「共融」,就只有一張臉,對不對,「因為其他的臉我看起來都不喜歡。」

柯文哲打趣說,叫一個科學家講這種文化題目,是很危險的,不過他要盡他的能力講「臺灣價值」,其實他心目中的臺灣價值,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這個多元、開放,事實上從臺北市地理環境,或者是人文環境可以看出來。比方說我要去陽明山泡溫泉,也可以看到海,全世界在30分鐘內可以同時洗溫泉和看海的城市不多耶,看看我們臺北市,有淡水河、有陽明山,整個臺北市在這個歷史的發展來講,他以前講過,如果把一個人的眼睛遮起來,然後帶他去信義區,不管站在101大樓或新開幕的南山大樓前面,看一看,然後再把他眼睛遮起來,再把他帶到龍山寺旁邊再看一看,眼睛再遮起來再帶到大稻埕,再看一下,再到新北投溫泉看一下,然後跟他說,這是同一個城市,他一定會很震驚。因為他以前去過美國鳳凰城,也是幾百萬人的城市,可是它就是一個半沙漠的城市,那個景觀非常單調,同樣的,到日本東京,它也是一千萬人的人口,但是它看不到這麼繁複的文化,我們再看臺北市的建築物,從信義區到龍山寺到大稻埕,再到新北投的北投溫泉,你會看到說奇怪,這個城市的文化如此地多元。

柯文哲說,如果研究臺灣人人種起源,以前都說是從大陸繁衍而來,但是從疾病學的角度,臺灣有很多來自白人才有的僵直性脊椎炎病例、來自地中海的地中海型貧血,從沖繩一直到日本南部的人類T細胞白血病,所以從疾病上可以發現,臺灣人有阿拉伯血統、白人血統,有地中海人種,還有沖繩,甚至南島語系血統,所以臺灣人在人種上來看,是非常的複雜。

柯文哲接著說,從歷史上來看,臺灣400年前歷經原住民、荷蘭、西班牙、明鄭、清朝、日本、國民黨政府、美國勢力圈,一直到最近的本土公民運動等文化,在文化上它也是非常繁複;另外,建築的複雜性、氣候的複雜性,颱風、地震、白蟻,所以臺灣看不到羅馬、雅典那些超過1千年的建築;在物種上也相當複雜,從溫帶到熱帶都有,在這360萬平方公里的島上,人文景觀、地理景觀太多元了,多元、開放,還好臺灣有民主、自由,不然多元沒有辦法存在,所以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經講過:我們形塑建築物,建築物再形塑我們。所以我們人跟自然環境互動當中,有時候我們會影響環境、建築物,可以看到臺灣如此的繁複。

柯文哲表示,臺北市政府舉辦世大運一開始當然主題,完全沒有統一,後來,臺北市政府內成立品牌小組,預算還是編在臺北市政府的局處,至少那個Logo、熊讚要長得什麼樣子,都有統一的形象(Image)。

柯文哲接著說,臺北世大運結束之後,臺北市政府面臨一個很嚴肅的議題,「What’s Taipei?」臺北應該長得什麼樣子,我們常常說有在地化,才有國際化,這什麼意思?就是飛機降下來一看知道「喔,我到臺北了」。到底在未來的100年當中,在臺北下飛機的旅客到底要看到什麼東西才會覺得「我到臺北了」,那個東西要怎麼塑造?坦白講,當時在世大運結束之後,因為品牌小組的成立,市府很成功地塑造一個世大運的統一品牌,要在地化才有國際化,因為如果讓旅客看起來跟紐約沒有不一樣、跟巴黎沒有不一樣,它就不是臺北了。

柯文哲說,從主辦單位播放形塑臺北市政府的短片,可以看出三個臺北概念─「自由、熱情、浪漫」,當然這影片他不見得百分之百贊同。不過他也說,我們跟大陸有什麼不一樣,最大的問題還是民主自由,這是我們的核心價值,靈魂要有自由,所以他認為,不管大陸它在某些地方突飛猛進,他認為流行音樂,大陸在短期內還是拚不過臺灣。為什麼?因為沒有自由的靈魂怎麼會有流行音樂?他們沒有辦法創造,所以第一個是自由,再來是熱情,我們希望臺北是一個很熱情,熱情也不用像他這種早上7點半工作到晚上10點,自由的、熱情的、浪漫的,在這Image下去發展臺北的形象。

柯文哲說,「共融」只是拋磚引玉,有在地化,才有國際化,這是臺北未來在100年內要思考的問題,在既有基礎上去發展。雖然他常說臺灣不缺提出問題的人、缺少解決問題的人,但是「什麼是臺北?」(What’s Taipei?)他也只能當一個提出問題的人,答案要在未來的100年讓大家想想看,柯文哲說「This is a good question,and I don’t know the answer.」

請您再確認一次唷!

90490_276_175

「富市台中、新好生活」 盧秀燕施政展現亮眼成績

【記者鄒志中報導】  「敢要預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