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不設分類 / 台北市府首長領航共識營   柯文哲檢討過去規劃未來
904

台北市府首長領航共識營   柯文哲檢討過去規劃未來

【記者柯朝枝報導】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出訪以色列,一張在機場席地而坐照片成為台灣政壇熱議的重點!柯文哲盛讚以色列是全世界最有頭腦的國家,全世界最厲害的網軍就是以色列的阿兵哥,這群精銳的網軍如何從教育、國防、產業三合一變成一套完整的成功策略?以色列科的技創新育成中心遍地開花,但是台北市超過600億的超級大標案、台北科技聚落成形未來產業發展要如何來定位?!臺北市長柯文哲2019年3月9日出席兩天一夜的首長領航共識營,由臺北市政府各機關首長、副首長,共計餘百人共同參與。

000-5 000-6

000-3 000-4

柯文哲除針對現階段政策執行成果,以主題化的方式逐一檢討後擬定未來策進作為,柯文哲更安排臺北市政府外專家加入台北市政府團隊,在檢討過程中隨時對相關施行成效提出挑戰。臺北市長柯文哲表示,未來臺北市政府將持續邁向「宜居永續城市」的願景及著重「循環經濟」、「包容社會」以及「數位治理」等三大施政策略,藉此強化臺北市政府團隊的治理量能,凝聚共識,朝共同方向齊心努力。

臺北市長柯文哲致詞原文: 

各位首長、還有在場的媒體朋友大家好,相對於其他縣市他們大概很少會開共識營,那當時說我們要把它制度化,我最近從在過去一兩年,不管去以色列去荷蘭整個歐洲看一看,有很多的想法,也利用這個機會跟各位首長講,我想各位首長都曉得,你們出國考察的經費我從來沒有刪過,我想鼓勵大家去看一看,因為臺灣畢竟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國家,所以常常去看看別人有什麼好的東西,回來想一下我們是不是可以借鏡?

我這幾天去以色列就發現,全世界到現在拿諾北爾獎大概一千人左右,猶太人占了兩百個,大概20%了,相當驚人,因為他總人口才全世界猶太人大概才1千6百萬,在人口比例這麼少的在諾貝爾獎可以拿到20%,以色列建國到現在諾貝爾獎也12個,相對於臺灣我們到現在為止算是為0,但有人說李遠哲這個,但我們應該不會把他算在臺灣的成績,應該算美國的成績,所以以色列本土產的諾貝爾就有12個。

可是很奇怪,以色列的國小國中去做學習評量在全世界排名不高,我們臺灣反而比較高,表示我們的教育叫小時了了,我也知道為什麼,因為在以前我們是OEM代工產業,所以我們訓練的是熟練的工人,我們很少在訓練老闆,但以色列倒過來,一開始就在訓練老闆,所以他的邏輯思考都跟我們不太一樣,他們把小孩子訓練你去學校問老師什麼題目,那個家長不是問小朋友說你今天去學校學了什麼,他是說你今天去學校你看到什麼你問老師什麼,整個教育邏輯都不一樣,那這個從小就開始培養思考力的國家,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

第一點,臺灣終究要從OEM、 ODM走向OBM,我們要品牌,不太可能永遠停留在代工,如果要代工的話我們只要訓練大批熟練的工人,可是如果要走向自創品牌就開始要研發,所以整個教育都不太一樣,這就是為什麼這段時間臺北市包括雙語教育、國際教育、實驗教育都開始在推廣,因為我們不能在教育上把學生當作礦物來製造,我們把他當作生物培養,那在以色列我們看到什麼?因為我就看到這個政府實在是很有腦袋,因為比方說辦全球市長會議,因為我們這次是第33屆,我發現前面32屆裡面有去參加的,現在當總統的當首相的一大堆,所以後來才發現說以色列在邀請人就是有計畫,找投資報酬率最高的去以色列參訪,那我回來就說我們臺北市每年在辦智慧城市展,我們邀請很多全世界的市長來,我們在邀請的時候有沒有戰略在裡面,後來問起來沒有戰略,單單這個動作就差很多,所以他辦一個全球市長會議他辦三十幾年,他一開始就有計畫有步驟在思考說我辦這個目的是什麼。

然後再去看以色列高中畢業一定要去當兵三年,後來發現以色列8820部隊,就是全世界最可怕的網軍部隊,聽說當年伊朗的核子爐是網軍侵入把加速器搞壞掉,他從高中就開始挑數學比較好的會寫程式的有一批人挑,所以當兵的時候不是去拿槍而是直接去當網軍,然後一畢業就挑好的可以培養的直接進大學跟研究所,甚至那些網軍直接開資安公司,以色列他的國防部備戰作戰他不是國防部要買什麼而是問那些資安公司你們自己研發創造,然後提出建議我買服務,然後那些新創公司就每天在想說我那個網軍要怎麼做,那有產品出來,列印出來給政府看,政府覺得可以再買,然後政府有買的在帶去海外再賣給其他國家,所以看看這個國家從教育、國防、產業三合一,所以他相當有效率的串起來。

而且,我去以色列的國家創新局,國家創新局他是負責補助創新產業,這個我們產業局也有在補助臺北市的新創產業,可是我們現在遇到一個問題,補助新創產業到底要補助什麼樣的新創產業,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是要補助成功率最高的呢,還是在這個大環境之下我們支援的是大環境經濟發展最有效率的,什麼叫做未來十年我們補助哪些企業他對我們整個國家整體發展最有效率的,這個大題目誒,後來我問創新局你們的標準是什麼,答案是標準每年都不一樣,因為經濟發展一直在變,所以老實在講我們現在在產業局也花了22億貸款跟補助給新創產業,可是到底我們怎麼要把這22億的錢發揮到更大的效果其實這要討論,這個就是要跟以色列的創新局討論,因為他們做的也蠻成功的。

所以,後來發現我們去以色列,感覺這個國家每個動作都有他的學問,從國防從國家的經濟發展,甚至我們去Mobileye公司去參觀,他最近是152億美元賣給intel,這給我一個很大的啟示,他不從頭做到尾,因為ICT產業從觀念的出現到研發做到量產,整個生產鏈他們已經打定主意了,他不可能從頭做到尾,他只取其中一段對國家效益最高的,所以他做到一個程度就毫不猶豫152億的賣給intel,他不會想說我要做到最後電動車出產,因為進入電動車大量生產他怎麼會拼得過Tesla跟中國,所以他很清楚知道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那最後我們在跟他討論到我們臺灣對外面的出口貿易量,我們現在對大陸的出口40%,進口是20% 所以佔總貿易量是30% ,這一看他們就說你們這地方有問題,他說以色列被阿拉伯國家包圍,所以他對外貿易在做品項選擇的時候,第一個條件是重量不可以太大,運費不可以太高,因為重量太高的話,他輸出輸入只能跟周圍阿拉伯國家做貿易,我們被阿拉伯世界包圍,我們是要跟美國跟歐洲做生意,所以我們運費在整個經濟發展如果要做貿易的話運費成本應該要降到最低,你們知道全世界最大的鑽石切割中心在那裡嗎?

在以色列,鑽石你就可以想像他的運費相對來講貿易量最小,所以後來發現他們國家產業要發展,我的環境是怎樣然後我要怎麼做,他每一個動作都講得出他的理由,你想想看我們現在臺灣對外貿易如果我們進出口貨物的重量在運費上相當高的話,你不跟大陸做怎麼辦?因為大陸最近啊,所以你看以色列他在經濟發展、在產業發展、在國防發展、在外交發展他每一個動作都是想很久,這就是我們今天要拿出來講,我自己當臺北市長三年最大的感覺,我們臺灣有任期的選舉制度加上沒有歷史觀的政治人物,造成臺灣今天政治上最大的問題,臺灣幾乎沒有長期規劃,我記得我們都發局跟我講但我沒有去考證,不知道真的還假的,以臺北市為範圍的都市計畫最後一版是1932年,從1932年後臺北市就沒有以全市為範圍的都市計畫,這聽起來很好笑,我們只有分區檢討,沒有用整個臺北市來檢討,所以這個告訴我們什麼?

其實我去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時候去看自行車系統,因為荷蘭阿姆斯特丹他們有他的自行車系統覺得比較好,他們找了都發局的長官陪我去看,我看了之後覺得不錯,你們這個做得很好怎麼做到的,他講第一句話我就知道我們問題出在哪,他說我們花了40年,所以阿姆斯特丹有1萬輛腳踏車停車場一大堆。

我們當年三橫三縱,我們想了一年兩年還有腳踏車系統做起來,答案是不可能,阿姆斯特丹都要花40年了臺北要花幾年?所以我後來發現整個市政如何能夠方向確定,然後大家都知道它是對的,那就按部就班的前進,這是目前整個臺灣政治必須要建立的,未來20年臺北市最大的發展就兩個,TOD跟EOD,以交通為導向的都市計畫,如果環狀線要做,萬大線還有信義東延線,坦白講TOD這件事情30年前就要做了,當年就是沒有想到,以交通為導向的都市計畫,所以在捷運至旁邊他的容積率要不一樣,然後在捷運站旁邊是要住人的,捷運站與捷運站中間的空地才是擺學校、公園,讓我們都市規劃效率會比較高,這些都很簡單的道理。

我去日本大阪一看我就知道這個叫TOD,可是我們要問的是30幾年前臺灣開始規劃捷運的時候為什麼沒有這個想法,我們最近未來10年到15年,臺北市236個學校70% 的校舍要改建,以前的話就是每個學校自己改建,我們這次要全新的概念,236個學校要改建的時候我們的社福設施要怎麼擺進去,托老、托幼、托嬰、日間照護中心,所以利用這個236個學校改建的時候,他不再是每一個學校的改建,我看過最壞的示範就是敦化國小的改建案,怎麼會在操場上蓋一個臨時教室。

所以我最近有跟鄧副市長在講,我認為派出所是40個警察效率最高,所以整個臺北市在派出所要重整的時候,空間再改造的時候,大概要想說每一個派出所要去設計大約40個。為什麼派出所,不是兩個併一個,有時候是五個併三個,四個併三個,甚至是三個併兩個,他是重新規劃,新決定流程,再決定軟體,後決定硬體。然後決策流程的過程中,把未來50年、20年,有時候50年太長不敢講,15-20年的計畫放進去。

所以像EOD、TOD這種東西,這個就要一次大家講好,然後不會因為換了市長,那個不會變,我個人認為過去20年,臺灣兩千年之後,政治最大問題是文官制度被破壞,後來再也沒有辦法按照科學去做決策。

這是我認為最大的問題。當然,面對這種問題要怎麼去解決,這是好問題。我也一直在希望說,從臺北市我們慢慢。

這禮拜在市政會議,我們也慢慢跟大家講,工程完工以後做事後評估,再回去檢查10年前的工程可行性評估,SOP跟flow chart評估方法有什麼不對的,最近把我任內完成的幾個重大工程,包括興隆國宅、網球場一看,現在一年後評估的結果,跟當時的可行性評估差太多了啦。

這表示有問題,這個是這樣,反省的目的,我常說轉型正義的三原則,第一個是解決現在的問題,至少我們在做review的時候發現,八德停車場假日不同時間做差的更大,不同時間他的使用率不一樣,一看就說這個。所以反省,第一個是解決現在的問題,我一看就說這個八德立體停車場他的差別費率要更大,他很明顯,他在尖峰時間100%,非尖峰時間降到很低,可以用差別費率去處理。

第二點,最重要的目的是什麼?防止他以後再發生,我們如果再檢查臺北網球中心,北部網球中心或是興隆國宅幾個重大建設,到現在事後評估,一年後的評估跟當年的可行性評估差很多的時後,那我們當年的評估是哪裡出問題,要不要修啊?他的目的是防止以後再發生,所以解決現在的問題,再來是防止以後再發生,最後才是什麼?最後才是追究責任,追究責任永遠都不是最重要的目的,只是讓我們系統改進。

所以是這樣啦,如果每個人都是可靠的、認真的,他沒有貪污沒有什麼,他如果做錯事只是技術沒有達到那個程度而已,觀念上沒有那麼先進,所以先決條件是建立一個誠實的團隊,正直的團隊,所以我每次在講說,首長的好壞是肯不肯負責任,敢不敢說這個我負責 ,其實如果這種態度的話,常常在過去很多政治上都不敢負責,每個人都怕被懷疑,為什麼怕被懷疑,就信用不好啊。

這個媒體在這裡這麼多,先放炮一下,雙子星投審會都不敢決定啊,中資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就講啊,3月4號就要簽約了,現在沒有人敢決定這個是不是中資,就開始會陸委會、會外交部,我不曉得要會到什麼時候,每次都說這個叫千百會,以前有個歌星叫千百惠。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沒有人敢負責,所以老實講,正直誠信還是很重要的一個信用,我到現在為止,我們臺北市政府到現在在臺灣的地方政府裡面,我們最大的資產是什麼?我們是信用最好的團隊,人家不會想說臺北市政府有貪污,幾乎沒有,所以我認為到現在為止是我們最大的資產,所以2014年我們要開始選舉的時候,那時候晚上call in節目,美河市、大巨蛋、三創、松菸、雙子星、新生高、花博案、三中案、國發院案、富邦案,天啊,怎麼那麼多案,過去四年一個都沒有,很奇怪。

這個是這樣啦,一個案都沒有,我認為也不是都沒有,沒有那麼大啦,警察收收小紅包這個還是有啦,中山一派出所就被逮到,但是是這樣,大的弊案是沒有,所有的信用要靠所有人去維護,所以這是很大的資產。到現在整個臺北市政府在全臺灣所有地方政府跟各部會裡面,我們最大的資產就是有信用的團隊,人家不會想說這個有什麼弊案。

所以像雙子星,600億到現在報紙要攻擊幾乎很難攻擊,因為全部公開透明要打什麼?會議記錄全部上網,而且那個廉政平臺,我發覺很有用,相對於以前什麼案,謠言滿天飛,我們現在雙子星600億元,到現在臺北市的部分沒有什麼可批評的,反而是中央卡到了 ; 投審會不敢決定他是不是中資,對我來說這個有什麼困難,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查證幾天就決定的,可是為什麼?當一個政府沒有信用的時候,他就不敢做決定了。所以信用是很重要的資產。大家要記住說,這是臺北市政府最重要的資產。然後這種信用要每個人去維護,就是正直誠信可靠的。

講話要算數,要把它建立,剩下的就是努力的,坦白講,我們這個幾個首長有個特色,裡面幾乎沒有政治人物,我看2/3以上都是事務官升上來的,大部分都是當年可以考到高考的不會太差。都是同學裡面比較會讀書,專業沒有什麼問題,只要我們建立一個可以做對的事的環境, 大家就秉持過去對的專業,然後努力。

但是是這樣,科學一直在進步,雖然我們是比同學好一點,但是不見得沒一件事情都是是最懂,那不懂怎麼辦?讀書、問人家。OPEN,多聽聽年輕人的意見。所以只要保持開放的態度,維持我們既有的信用,再來就是努力,繼續往前走這樣就好了。

我倒覺得是,我個人是非常反對亮點政治,我覺得不需要啦,政治是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所以2017年是臺北50年來車禍死亡人數最少的一年,我們覺得很高興。奇怪怎麼2018又上升了,奇怪,是不是2018選舉我們很多市政鬆掉了,我也不曉得。

所以我最近在車禍那一些,我認為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2017年是臺北50年來車禍死亡人數最少的一年,結果2018又上升,後來我們有查過幾個特殊型的行為,酒駕、超速一次就撞死好幾個,那種不正常行為所導致的大車禍,所以還是有一句話,關懷弱勢你知道,其實關懷弱勢不是憐憫,不是說你有多偉大,關懷弱勢什麼?保護自己。

你讓那些酒駕的什麼的不正常行為,你不去處理他,他開車到馬路上一次撞死四個,所以關懷弱勢不是憐憫,是保護自己,我看看2018年那幾個車禍,查起來都是社會的炸彈,去查沒一個重大車禍肇事,這些人就是要想辦法去處理,社會安全網要去解決,所以還是那樣啦,永遠有新的問題出現,就發現就把它解決,繼續前進、認真做,我還是很相信A的N次方概念,A大於1,A的N自次方無限大,這是我的信仰,因為我們當年葉克膜就是這樣成功的。

每天進步每天進步,隨時都在進步,經過十幾年,他變成全世界最好的團隊,所以重要的不是一天做多少, 重要的是每天做多少, 每天做每天做,那我們今天有很多外賓,我們就也利用這個機會,檢討2018年,還好我有連任,2018年我們有做的施政就要拿出來檢討一下,KPI有沒有達到,做得怎麼樣。

另外,就是未來四年我們的計畫是什麼?各式各樣的計畫,比較大的計畫,其實最理想你知道吼,我們要開始有能力寫,不是只有未來四年,未來15年大概要做到什麼程度,然後把他畫好。我知道工務局有做到2030,其他局處我就不曉得,他有比較長遠的規劃,但是我們希望這種長遠的規劃,是在科學上,當然隨著環境上,到時候還是要修正,不過至少大方向要能夠建立,做一個長遠的規劃,到現在為止臺灣政府最欠缺的部分,長遠的規劃,特別在民選政治以後,每四年要選舉,所以我發現,每四年要選舉也讓大家沒有辦法做長遠的規劃,每個都要短利,就要收割。這是比較大的問題,只是說我們有指出問題,但是要怎麼做,我們要思考看看。我們第一步,檢討過去的成績,未來四年的規劃,可以的話,開始思考把時間加到15年延長,有時候是一邊做就一邊發現他。

請您再確認一次唷!

1215221

大型車輛轉彎視野死角危險 沈智慧籲防範道路交通悲劇

【記者鄒志中報導】   台灣每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分享